外贸出口受冲击 中国央行接连出招儿给人民币升值降温

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路上涨,冲击外贸出口,中共连续发声给汇率降温。中共央行旗下媒体发文5月31日称人民币存在“贬值的四大因素”,被指是给人民币汇率上涨降温。

人民币升值打击大陆出口

5月26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岸价升穿6.4人民币兑换1美元关口,为近三年首见;离岸人民币曾升破6.38,创近三年新高。今年以来,人民币升值2.9%。

5月28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3858元,较上一交易日提升172个基点,迈入6.3元时代;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均已处于6.3元时代。而在一年前的5月28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为7.1277,如今是6.3858,一年升值了7,419个基点。

5月31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上调176个基点,报6.3682,续创2018年5月以来新高。

广东清远一名外贸行业的网民表示:“这一个星期升值太快!波动太大!这才是比较可怕的事情!对于做外贸的来说,希望是稳!”

评论人士文小刚对此表示,人民币升值直接打击的就是外贸出口行业,再加上原材料涨价,这些企业害怕涨价吓跑客户,现在陷入了越接单越赔钱的窘境。

他说,外贸是拉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之一,现在投资和消费都对大陆经济贡献有限,中共希望出口起到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力作用,而人民币升值又冲击外贸出口企业,中共出面给人民币降温就可以理解了。

中共持续发声降温汇率

近来,人民币兑美元持续走高,中共连续发声给汇率降温。

5月31日,金融新闻网刊登题为“未来可能推动人民币贬值的四大因素不能忽视”的文章,列举了未来可能推动人民币贬值的四大不能忽视因素。

首先是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令资金从新兴市场大幅回流美国,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货币将面临明显贬值压力;其次,美国经济强劲复苏,会带动美汇指数走强,也会对人民币带来贬值压力;再有,全球瘟疫得到控制和供给能力恢复,将形成对中国出口及人民币汇率贬值的压力;最后,如果未来美国退出宽松货币政策,有可能刺破资产泡沫,触发全球避险,届时资金回流美国救市,也会推升美汇指数,拖低其它非美元货币。

5月30日,新华社引述央行调查统计司前司长盛松成的观点说,当前人民币过快升值未来看不可持续。

27日,中共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第七次工作会议向企业喊话:不要赌人民币汇率升值或贬值,久赌必输。

23日,中共央行副行长刘国强表示,央行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

21日,中共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要求进一步推动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另外,中共官媒新华社5月30日引述央行调查统计司前司长盛松成的观点说,当前人民币过快升值有可能已经出现超调,未来看不可持续,也不符合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

盛松成认为,美国经济复苏速度快过欧洲及日本,美国经济下半年有望全面反弹,美元或随之走强,美汇指数再下行的可能性较小;中美息差由去年的大幅扩阔转向收窄,热钱涌入趋势或有所收敛;而人民币汇率超调是短期投机行为,无法持续。

中共喊话作用有限 人民币将上看6.2

但是,也有业绩人士认为,中共当局喊话人民币降温的作用并不大。

香港《信报》31日引用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经济学家吴卓殷的观点说,当局近期频就人民币汇价发表言论,旨在为人民币升值的预期降温,此举应可短暂令人民币稍微回软,不过,基于市场预期美元维持偏弱,人民币依然面临升值压力。

国际投行高盛甚至认为,因美元疲弱,预计人民币兑美元尚有逐步升值的空间,维持人民币汇率12个月目标6.2。

第一财经引述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的观点表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或突破6.2元区间;而能否升值至6.2则取决于美元走势,目前美国经济仍有不确定性,包括疫苗接种进展、有否进一步的财政及货币政策,加上大陆整体出口产业链的复苏和持续性均较乐观,日后可能还有一定的上升空间。

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员黄文涛和钱伟5月25日在其发表的分析文章中表示,是美元走弱造成人民币升值,而非大陆经济支撑。

据新浪财经5月25日刊登的黄文涛和钱伟的分析文章显示,2020年3月中旬美元指数触及102左右高点,此后趋势性回落;2021年3月底,美元指数阶段性反弹至93高位,此后再度回落;5月以来美元一度跌破90关口。数据显示,美元指数在三个阶段分别贬值12.5%、2.7%、1.6%,人民币兑美元升值9.3%、1.8%和0.7%,均明显低于美元贬值幅度。

文章分析,尽管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升值,但对欧元、英镑、加元、澳元、日元等货币整体以贬值为主。从这些角度看,人民币兑美元变动基本是美元走弱推动,人民币主动、单边升值的证据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