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疯了!盯上了世界上风险最大的项目

青藏高原素有“世界屋脊”之称,千峰百嶂,直入云霄。高原峡谷则深不见底,与世隔绝,人迹罕至。

青藏高原虽然是崇山峻岭,荒无人烟,但对于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来说,却至关重要,因为那里蕴藏着巨量的淡水资源。

高原上覆盖着广袤无垠的冰盖,冰川学家通常称其为地球的“第三极”。除南北极之外,青藏高原堪称世界最大的淡水储存地。

青藏高原的冰川为亚洲十条主要江河提供水源。几个世纪以来,在孕育滋养了该地区的生态体系发挥了关键作用。

近几十年来,从青藏高原发源的江河不仅仅提供了淡水,还为世界人口第一大国提供了重要的能源来源。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中国建造了两万多座高于15米的大坝,其中就包括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长江三峡大坝。

图表:蓝色圆点代表中国境内修建的数千座水坝

水力发电是中国第二大能源来源,仅次于煤炭。水力发电几乎占中国总能源产量的五分之一。中共多年来不断修建水利大坝,且这一势头没有任何放缓的迹象。

中共致力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并为此正将目光转向青藏高原人迹最罕至的一些地方。中共“雄心勃勃”地计划在那里建造一座大型水电站,设计发电量可达三峡大坝的三倍。

去年年底,当全世界都在致力抗击新冠疫情时,中共政府宣布将致力开发雅鲁藏布江(Yarlung Tsangpo)下游的水电潜力。雅鲁藏布江是一条从西藏流入印度的跨境河流,在印度被称作布拉马普特拉河(Brahmaputra),然后作为贾穆纳河(Jamuna)进入孟加拉国。

中共政府在“十四五”规划中宣布了这一目标。(“五年规划”是一系列阐明中国经济和社会优先事项的规划纲要)。

专家认为,这可能是有史以来风险最大的巨型工程。不仅是因为这里容易发生大规模的山体滑坡,发生过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些地震,而且还因为这里距离印中争议边界非常近。这意味着任何大型项目都可能导致不满情绪的升级,激化世界上两个人口最多的国家之间领土争端。

就在这里,西藏的西部,一条大河从这里发源,河水汹涌澎湃,一泻千里,探险者称之为河流中的珠穆朗玛峰。

雅鲁藏布江横贯青藏高原近3000公里,流经印度的阿鲁纳恰尔邦(Arunachal Pradesh)和阿萨姆邦(Assam),进入孟加拉国后,流入孟加拉湾。

雅鲁藏布江是地球上海拔最高的主要河流,平均海拔4000米,直到最近还是中国为数不多的一条没有建立任何水利设施的河流。

过去的十年里,中共一直在寻求驾驭这条河流的力量。雅鲁藏布江的沿线开始出现多个水电站,一些还在规划当中。

但所有这些工程要与中共在这里规划建设的工程相比,都会显得相形见绌。这里是雅鲁藏布江最偏远的地段,即大拐弯处。

雅鲁藏布江蜿蜒穿过喜马拉雅山脉东部的偏远地区,在靠近与印度阿鲁纳恰尔邦有争议的边界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转弯。

由于这一转弯如此之大,直到20世纪初,西方地理学家和探险家还都不能确定雅鲁藏布江和布拉马普特拉河(Brahmaputra)是否是同一条河流。

当时,绘制这一地区的地图困惑重重,其中的一个原因是这两条河流之间的海拔差异巨大。雅鲁藏布江比布拉马普特拉河高了数千米。

西方探险家在那时被禁止进入西藏。但他们猜测这两条河流可能由一个巨大的瀑布连接。因此,在可能发现地球上最大瀑布的诱惑下,许多探险者进行了一系列进入喜马拉雅山脉的大胆探险活动。

查尔斯·艾伦(Charles Allen)在他的《西藏的山》(A Mountain in Tibet)一书中记录了19世纪末一次秘密进入西藏的经历。他秘密跋涉到西藏的偏远地区,将500根镶嵌了金属棒的圆木放入雅鲁藏布江,让其顺流而下,看看能否在进入印度的河段中发现这些圆木的踪迹。

但该计划没有成功。虽然如此,但后来证明这次尝试为后人提供了至关重要的信息。几十年后,人们最终发现这两条河流实际上是相连的。

和一些人所设想的巨大瀑布不同,探险家们所发现的是一个巨大的峡谷。这个峡谷位于喜马拉雅山的两座高峰之间:南迦巴瓦峰(7782米)和加拉白垒峰(7294米)。

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科学家徒步考察了该地区后称,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不仅是世界上最长的峡谷,长达500多公里,而且是最深的峡谷,深度超过5300米。这几乎是美国大峡谷深度的三倍。

该科学家小组还认定这一地区是地球上尚未开发水能资源最富集的地方。

这是因为在极短的时间内,河流的海拔高度陡降。

从大拐弯的一侧到另一侧,海拔下降了2000多米。

自从这一发现以来,中国萌生了建造世界上发电量最大的水电站的想法。

目前能了解到的具体情况极其有限,但存在一个叫做“墨脱水电站”的项目提案,专家认为这可能需要在南迦巴瓦峰钻一个巨大的引水隧道。

根据这个设想,水流从这一引水隧道中急速落下,落到下面拐弯处另一侧的涡轮机上,从而产生大量的能量。

“这是疯了。这完全是疯了,”拉筹伯大学历史学家、研究该地区的专家鲁思·甘布尔博士(Ruth Gamble)说。

中国媒体报道,被认为牵头实施该项目的中国电力公司负责人表示,该峡谷有可能产生超过六万兆瓦的电力,相当于三峡大坝发电量的三倍。

虽然项目设计方案尚未公布,但墨尔本大学的王耀林教授等中国问题专家认为,中共政府的五年计划中提及了该项目,这就意味着,该项目将以某种形式得以进行。

“如果列出了一些东西,即使是不可能的,那也会得到完成。我对此有120%的把握,”他说。

“世界上风险最大的项目”

在堪称地球上最狂野的河段建设世界上发电量最大的水电设施,其复杂性和风险几乎无法估量。

这一位置极为偏远,人迹罕至,附近几乎没有什么基础设施来应对这样大规模项目。2013年前,墨脱县连一条接通到全年通行主要公路的道路都没有。

不仅如此,目前还尚不存在能够传送如此巨大能源的基础设施。

仅仅这些项目本身就已经是巨大无比。再加上该地区地质情况存在不稳定性,这足以让一些专家质疑该项目是否是天方夜谭。

“这是世界上风险最大的项目。从技术上讲,它是有史以来最难建造的项目,也是最为昂贵的项目,是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河流都绝无仅有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总是带着一点怀疑的态度来看待这样的计划,”南亚大坝、河流和人民网络(South Asia Network on Dams, Rivers and People)的水专家赫曼殊·萨卡(Himanshu Thakkar)说。

该项目之所以有如此大的风险,是因为大拐弯位于所谓的印度-赞普缝合带(Indo-Tsangpo Suture Zone)之上。这是喜马拉雅山脉的一个地震活跃区,印度和欧亚大陆的构造板块在此交汇。

图表:红色圆点代表1900年以来记录的世界强度最大的历次地震

1950年发生的8.6级地震是有史以来强度最大的一场地震,震中位于200公里外的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Assam state)。

在雅鲁藏布江大拐弯修建的任何项目都需要考虑发生强烈地震的可能性。

这一地区还容易出现严重的山体滑坡,会对沿江一带产生灾难性的影响。

三月,就在大拐弯的上游,喜马拉雅山悬崖上的冰川解体,冰块和石块从近4公里的高处坠落到雅鲁藏布江中。卫星图像记录了事发后雅鲁藏布江由于部分河段被截断,上游水位上涨的情况。

那次山体滑坡的发生地点位于中国规划建造的巨型水电站的上游

今年早些时候,印度境内喜马拉雅山脉地区的北阿坎德邦( Uttarakhand state)发生了一次极其类似的山体滑坡,暂时阻断了里西甘加河(Rishi Ganga river)。冰川破裂时,一股洪流涌向下游,造成数十人死亡,两个水电站被毁。

希曼舒·塔卡尔(Himanshu Thakkar)说,雅鲁藏布江流域发生山体滑坡的可能性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因为建造这一巨型水电站需要进行大规模的土地清理。

“因此,下游地区的灾害隐患增加了许多倍,”他说。

尽管建造水电站的计划在地质方面面临着挑战,但王耀麟教授认为,北京有技术能力完成这项工程。他说,就是在今后几年内能完工,自己也不会觉着奇怪。

但他认为,该项目面对的最大挑战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这片地区位于一条定义不清的边境线上,被称为实际控制线,从巴基斯坦向西延伸到这一位于西藏东部的地区。

图表:红色区域为中印两国存在领土争议的地区

实际控制线一带的地区包括由印度声称拥有主权,却被中共占领的大片区域。同样,中共也有声称对大片土地拥有主权,但却被印度占领的区域。

自1960年代初以来,这片有争议的区域发生了多次战争和冲突。

2020年6月,在争议地区北部的加尔万山谷(Galwan Valley)爆发了一场小规模冲突,导致中印两国军队继1975年发生冲突后首次出现兵士阵亡的情况。

中共打算在境内距离中国与印度阿鲁纳恰尔邦(Arunachal Pradesh)边境之间的实际控制线仅数公里处修建巨型水坝,这种想法多年来都让雅鲁藏布江下游地区的国家感到不安。

印度担心,中共正试图利用河流作为武器,切断雅鲁藏布江的水流,或改变河流的流向。

中共宣布雅鲁藏布江水电站计划后不久,印度媒体便报道说,印度政府正在仔细研究修建10千兆瓦水电站的配套大坝和水库,以抵消中国巨型水电站产生的影响。

“现在需要的是在阿鲁纳恰尔邦建一座大坝,减轻中国大坝项目的不利影响,”印度政府高级官员对路透社说。

中共一贯表示没有更改河流流向的计划,但印度的担忧并没有因此而有丝毫减少。

王教授表示,中共的巨型水电站计划缺乏透明度让人无法不感到担忧。

“我认为,中国人不会认为[巨型水电站]是一种武器,但对印度或下游国家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大问题,”他说。

那么,中国为何要开展这样一个风险大、成本高的项目?

中共方面表示,巨型水电站计划是中国努力在2035年前达到碳排放峰值,并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

要做到这一点,中国将需要摆脱对煤炭的依赖。目前,中国60%以上的能源来自排放密集型的燃煤发电厂,而且还在建设更多燃煤电厂。

2020年,中国批准了近37千兆瓦的新设煤电项目,规划燃煤发电量近250千兆瓦。

报告显示,墨脱水电站项目的潜在装机容量在40至60吉瓦(1吉瓦=1000兆瓦)之间。虽然这个数字距离实现碳中和目标所属的数据还相差甚远,但甘布勒博士说,中共政府计划实现本国的绿色能源目标,特别喜欢通过各种工程项目来达到其目标。墨脱水电站项目便是个范例。

“中(共)国媒体上开始谈论[墨脱水电站],调调有些似曾相识,让我想起了中国谈论登月问题时的情形。”

“虽然存在技术挑战。‘但我们准备去做,做好一切工作。准备这么去做了’。”

“极为严重的后果”

一些人紧密关注着中国水电站大坝造成的影响。他们表示,不管修建巨型水电站出于什么动机都会对雅鲁藏布江下游居民的生活产生巨大影响。

水电站大坝对河流生态造成的最大的一个影响就是,这些大坝会截留原本应流向下游的泥沙。

“这确实造成了严重的后果,”环保组织国际河流(International Rivers)的项目主管莫琳·哈里斯(Maureen Harris)说。国际河流是一个保护河流的倡议组织。

“这些大坝扰乱了各种鱼类的生活,扰乱了水流,造成河岸侵蚀等问题,并且还让农业生产力受到损害,还带来了让河流下游居民的生计受到影响的其他问题。”

中共对外表示自己正在设法解决气候变化问题。

但有人对中国控制碳排放的方法表示担忧。像国际河流组织这样的团体就认为,修建水电站大坝不能解决问题,中国应该寻求其他形式的可再生能源。

“所以,我认为不妨问一下,‘以什么为代价?’‘这么做会毁掉什么?’我认为,这不是唯一可以或应该探索实现碳中和的途径,”哈里斯说。

注释:

二维地图和三维模型中的数字高程模型数据来自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提供的2010年全球多分辨率地形高程数据。

喜马拉雅地区的地震数据来自于美国地质调查局的地震统计目录,数据显示了自1900年以来4.5级以上的地震。

国境与有争议领土的图形系使用天然地球软件(Natural Earth)中国家和有争议地区的数据库获取并绘制。

大坝数据是将开源的全球大坝地理参考数据库(Global Georeferenced Database of Dams)和全球水库和大坝数据库(Global Reservoir and Dam Database)的资料进行整合后实现可视化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