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勾结 河北华银城楼盘烂尾

中国大陆烂尾楼频发,河北华银城的受害业主为此倾家荡产。在经历上访无果,申诉无门后,不堪重负的他们甚至无奈自杀。

2012年,河北华银集团在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规划了一个巨大的“涞水新城”项目。由涞水县政府站台的对外宣传广告,吸引了很多在北京工作的外地人。开发商因涉黑和非法集资等罪被当地公安部门通告为犯罪集团后,包装诱人的楼盘露出了烂尾的真实面目。

2019年6月26日,高碑店市公安局发出一份《通告》,称“成功打掉了盘据在涞水县以华银集团为依托的犯罪集团”。华银集团法人也被立案侦查。一位维权了五年的涞水受害业主陈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我现在觉得他们被抓了,搞得破产都是在演戏!一个华银城让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无数北京噩梦!背后保护伞不知道是谁!这个太可怕!”

一名曾经在北京工作的业主王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因为北漂压力大买不起北京的房子,看到了京涞新城的房子广告后,2018年底在保定涞水买了一套房子,花光我了在北京四年的积蓄,还借了很多钱,才付了首付。”

王先生透露,“然而这个政企合作的项目,官商勾结,开发商董事长和当地政府一把手都被抓了,现在接任的政府领导班子不作为,配合开发商继续拖着,五千多户业主都在经历苦难,地基还没打,已经还贷两年多,银行违规放贷在先,却蛮横无理,恐吓我说停贷就会有各种惩罚措施。”

“我已经被迫无奈从北京回到老家,但是面对这‘空气房’,还要还房贷,各种压力接踵而至,生活被打乱,女朋友也分手,感觉生活没什么奔头,我要曝光涞水政府和当地开发商的不作为和欺诈老百姓,讨回公道。”

据陆媒报导,河北省涞水县以涞水新城名义征地两千余亩;2014年涞水新城因违法占地被原国土资源部挂牌督办;2016年,经过整改的涉案土地被曝光未发生任何改变;2016年底到2017年初,华银集团快速布局环京的张北、承德、石家庄、雄安新区和海南省东方市。

在当地官员的保护伞下,华银集团在销售中一直存在着虚假宣传、欺诈隐瞒行为。据另外两位受害业主对大纪元记者透露,“刻意将五证不齐的‘图纸房’和正常房源一起售卖。后来才得知购买的房子手续不全。”

据河北省保定市纪委监委消息,2020年8月,涞水县县长朱明新主动投案。2020年1月,涞水县委原常委、原副县长韩彦清严重违纪违法落马。2019年10月18日,韩彦清的顶头上司,涞水县委书记王义民落马。据受访人透露,这些中共官员都与华银集团有利益往来。

据悉,在涞水县委书记任上,王义民曾两次因土地问题被处分,其中涉及华银集团另外一个项目“华银天鹅湖”的违法占地、超规划建设、违规审批等问题。“华银天鹅湖”项目启动之时,时任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韩彦清现场致辞,称“必将打造出一个独具特色、非常迷人的旅游地产明珠”。

维权无果上访被截被拘留受害业主割腕、跳楼

王先生透露,“因为听说上访人数超过200人就会引起重视。于是2019年11月底,我们就有二百多人去了北京上访,当时有人骗我们说会有河北省信访局的给我们解决问题,我们就被忽悠集体到了久敬庄,谁知道这个久敬庄就是个陷阱,我们被软禁在那里,他们把我们的身份证全部收缴,给我们身份证上的所在地的政府来领人,不来领的就一直待在那里,一天就给我们一个冷馒头和榨菜。经历过这一次,很多业主就害怕了。公安机关也配合他们,半夜到业主家敲门,美其名曰‘调查’。”

“涞水县住建局的杨姓局长,信访局的局长都会去截访,甚至恐吓我们,不许我们去上访。”

据王先生介绍,直到现在项目现场也没有人施工。“每一次都是我们说要去上访了,当地政府就会忽悠我们说‘马上复工了’,可是一拖再拖。”

陈先生透露自己因上访维权被拘留过,“我因维权被拘留了26天,拘留我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有一位业主那天还割腕了,被救回来没有死。还有一位跳楼的,是我劝下来的。还有得了肝癌晚期的一位山西业主,我们在帮他筹钱治病。”

项目复工遥遥无期,很多受害业主还在坚持付著房屋贷款,却不得不租房子住。王先生透露,“也有很多人坚持不了,因不能还款,被迫信誉破产。我们很无助,希望可以通过媒体来曝光他们的不法行为,讨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