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麻烦

中国农民工。

中国擅长数据分析的独立经济评论人士蛮族勇士(老蛮)周一撰文指出,中国经济多年来依靠庞大的农民工群体支撑,随着中国人口红利消失,中国农民工群体正在缩小,成为中国经济增长面临的最大麻烦。

5月10日,老蛮发表题为《农民工没有未来》的文章称,中国2001年加入世贸之后,人口红利成为近20年来推动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庞大的农民工群体,支撑起了中国作为全球最大基础制造业大国的地位,生产出了全球20%的最终消费品。目前,中国人口红利耗尽,农民工整体丧失增长性,中国经济正遭遇最大的麻烦,没有之一。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历年农民工调查公报,老蛮搜集了2008年至2020年公报上的重要数据,整理了一份《农民工数据追踪》表格。

农民工数据追踪

老蛮对该表格的几个关键点作阐述如下:

一、2008年,农民工平均年龄34岁,2020年平均年龄达到41.4岁,这显示中国农民工群体正在老去。按这种整体老化速度,到2025年,农民工的平均年龄就会超过45岁。指望一群中老年人继续维持中国基础制造业大国的地位,这绝无可能。

老蛮表示,这组农民工的平均年龄数据,表现的正是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当核心劳动力群体的平均年龄超过40岁之后,人口红利就已经被消耗干净了。更麻烦的是,这群2.8亿正在老去的农民工,没有任何的养老和医疗保障。因而,最快在5年内,中国将会面对数以亿计的老无所依的打工人,他们没有了力气,找不到新工作,又享受不到养老福利,他们到底应该怎么办?这可能是中国顶层设计者根本没想过的事情。

二、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数量在2016年达到峰值的8,761万人,此后就进入了下降通道,到2020年下降到7,797万人,四年时间的降幅11.0%。

老蛮表示,值得关注的是,中国地产泡沫的扩张并没有带来建筑业就业人数的增长。从事建筑业的农民工在2015年达到峰值的6,188万人,到2020年萎缩到5,226万人,5年时间的降幅15.5%,比制造业的降幅还大。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农民工整体越来越老,能够承受工地上的强体力劳动的农民工数量整体减少;同时,日益兴起的快递和外卖行业吸纳了更多年轻农民工,骑着电单车接单送单总比进工地舒服,所以中国虽然遍地是住宅小区的建筑工地,但也已经丧失了吸纳新生代农民工的能力。

三、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农民工人数日益增多,从有数据的2011年的1,340万人(占农民工总数比值5.3%),到2020年已经增加到了3,484万人(占比12.2%)。这组数据揭示了一个现象:农村出身的大专生基本没有出路,大部分只能去做农民工。

四、去外地打工的外出农民工数量,在2016年达到峰值的17,649万人之后,到2020年下降到了16,959万人,降幅3.9%。

老蛮表示,这说明,农民工整体上越来越老,也越来越不愿意出远门;新生代农民工不再愿意进厂,不愿意进工地,情愿送快递。就这样的局面,不知过几年会演变成什么样。最迟2025年,中国可能真的会进入没有打工人的经济死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