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象不到中国人在菲律宾的地下黑色产业链多庞大

“性感荷官、在线发牌、葡京上线、太阳娱乐、威尼斯人”如果你曾收到类似这样的骚扰短信,无所不用其极地吸引你点击链接。如果你好奇之下点了进去……

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做——如果真的点进这些链接,可能就会成为线上博彩业这个黑洞里的一缕微光,最后被吸至虚无,结局无不是家破人亡。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但总有一些地方难以被监管,在这些阴影处,非法分子构建了一个巨大的地下网络世界,源源不断地滋养着一个个黑色产业——电信诈骗、洗钱、色情、个人信息倒卖、盗版影视等等,其中最敲骨吸髓的就是网络博彩。

也许你可能听过一些网络博彩的传说,但是你可能想不到,这些垃圾短信和所谓的暴富传说的源头,很多都来自遥远的菲律宾赌城——首都马尼拉。

这座菲律宾赌城,2001年前后始现雏形,现在的巨头公司就是那时成立的。最初更多是小作坊式的模式,他们栖身于公寓楼,四五台笔记本就搞起一个网络博彩网站,依托彼时中国大陆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业务也越做越大。

2003年,被称做First Cagayan的公司是第一个获得合法网络博彩牌照的机构,曾在美国上市,总部在菲律宾北部卡加延省,受到Cagayan Economic Zone Authority的管理。

2016年Pagcor成立了,这个新机构正式宣布可以发布线上赌博牌照,并把没有Pagcor牌照的公司定义为非法公司,该机构也有权吊销其营业资格。总统杜特尔特更是推动国会以立法的形式承认了菲律宾网络博彩的合法性,博彩公司彻底洗白,走出灰色地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合法地位。

Pagcor这么大的权力,何许人也?菲律宾娱乐和博彩公司(Pagcor)是菲律宾共和国总统办公室100%政府控制的公司。对,你没看错,100%政府控制。

其主要有三方面作用:

①规范、授权和许可博彩业,包含彩票、纸牌、互联网。

②为菲律宾政府的社会公民和国家发展计划创造收入。

③促进菲律宾旅游业繁荣。最重要的是,被监管网络博彩公司每年要向它缴纳5%的监管税。

Pagcor目前已经只发放了57块牌照,但菲律宾的网络博彩公司远远超过57家。玄机在于,拥有牌照的网络博彩公司以商城铺面分销模式,直接让大批小微博彩公司落地马尼拉。

这非常类似国内旅行社模式,整个博彩大厦就是一个大商场,所有的办公室都是用来租赁的铺面。任何一个老板只要有钱就可以从这个商场里面租到一个铺面使用里面的设施。博彩行业经常会用到一个词叫做“挂靠”,意思都是问你租了谁家的场地和牌照。

这几年来,随着当地网络博彩合法化,马尼拉迅速崛起为一座赌城。但鲜为人知的是,除了线上赌客与赌资,还有数十万“菜农”支撑着这座赌城的运转。线上博彩业内行话叫“菠菜”也称为“种菜”,员工被称作“菜农”。

是的,网络博彩行业,也是劳动密集型,它需要大批“菜农”去网上招揽赌徒,维持整个局的运转。据说仅仅马尼拉就有至少30w从事菠菜相关行业的中国人。

抖音上面经常看到有人发“年薪15w起,一年回一次家包含机票,餐补,国外工作”等比较诱惑条件的视频小广告,甚至你还会在豆瓣小组、知乎问答、小红书app上面发现一些比较隐晦的招聘:人均月工资有一万元人民币,对学历、工作经历没有任何要求。

这对大多数沿海工厂流水线上月薪不到五千,又渴望出人头地的“小镇青年”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据说还有所谓校企合作,国内部分中专甚至大专技术学校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为猎头公司提供了大量廉价人力,非法线上博彩行业衍生的猎头公司,也赚得钵满盆满。一直盛传一个人头五千人民币的中介费,其实只是冰山一角,如果猎头公司能帮忙挖到高管或者技术大牛的话,一般可以分到年薪的25-30%。

线上博彩公司除了老板外,主要人员组成可以简单分类为推广、代理、技术。

推广是内部最底层的员工,主要的组成就是刚刚提到的“小镇青年”,或者才毕业的大学生,在这里他们会进行“两班倒制”,要学会用电脑同时登录10个QQ或者微信,用这些社交软件在群里自问自答,张贴彩票中奖信息,以打造“大师”人设。

身份一旦打造出来,再在群里发各类彩票的预测结果,引诱群友们跟随大师一起玩,十把分分彩,大师会“猜中”7-8次结果,短则两三天,多则“养”一个星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些大师的号就会收到来自群友们的私聊,不少人会央求大师带他们玩玩。说明鱼儿上钩了,接下来就是收网,行话叫“杀猪”。

而代理一般来讲,要去拉直接玩的玩家。这些代理手握优质的赌客资源,都是是博彩集团的财神爷。代理大部分在国内,和推广一样,也是走人设打造路线,在我们西北老家十八线县城都能听闻他们的存在。

越发兴盛的网络博彩业,也需要大量的技术人才,日常的线上博彩游戏设计、开发、维护,这需要大量高学历技术人才才能完成。我有一个在国内it行业内做技术项目负责人的朋友,就曾经常收到猎头公司消息,问他愿意不愿意来马尼拉工作,给出的薪酬是国内数倍。

巨大的人力需求造就了每年至少接近五万的“小白”入境菲律宾,大部分人是第一次出国,甚至是头一回坐飞机,基本拿着旅游签,大部分也不会英文。

“小白”的大规模涌入也在菲律宾催生出一个全新的行业——保关。

出发前保关的话,市场价在3500比索到7000比索(约合500元-1000元人民币)不等。保关中介会提前收集你的护照信息,中介赚取一定差价,剩下的钱都将交给移民局。

落地后,会有人举着牌子在关口接人,指导填写入境单,接着会像旅游团一样由领队安排到专门的柜台办理入境手续。如果恰好出了变故进了移民局“小黑屋”也不用担心,会有人组织“捞人”,价格分“半小时黄金救援期”和以外价格,如果错过了半小时黄金救援,那捞人的价格又要翻倍。”

同保关绑定在一起的还有拉黑和洗白业务。博彩公司只要愿意出钱就可以禁止“仇人”入境。列入黑名单的人也不用着急,拉黑之后只要愿意花钱洗白。花上一笔费用就可以从移民局黑名单系统中“洗白”。目前,洗白一个名单的费用高达7000美金。

有次去马尼拉出差,出租司机和我聊天,会指着不远处的大楼,说到:Many many Chinese,work here,work it,but no good English,对于普通的菲律宾人来说他们不关心这是什么,IT和线上赌博,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区别,可能唯一区别是英文好不好而已。

而有一些当地菲律宾人,抱怨中国人抬高了房屋租价,说搬来的中国邻居往往大声喧哗、随地吐痰。

同时,英文不好,也造就了一个庞大的“生态圈”,因为数以万计的人需要生活,各大区博彩楼周边孵化出数以百计的KTV、火锅店、夜宵摊、奶茶店、烧烤店、中餐馆,理发店,甚至“外围女”。

曾有旅游中介发朋友圈,告诫过来的淘金外围女,衣着需整洁,相对保守,不然被扣,捞人要额外花钱,非常魔幻,但是又真实存在。如果你恰好在他们上下班时路过大楼附近,你会看见数以万计的中国人“从天而降”,仿佛置身珠三角、长三角的某个工业园区。

菠菜对马尼拉更为直接的影响是“房市”,在投资客看来,网络博彩业为马尼拉的房地产带来了新的机遇。在马尼拉大大小小的房屋交流群里,时常会有买方中介开口租整层整栋的公寓的作为员工宿舍。

从炒楼花的江浙豪客,到东北广场舞的炒楼大妈,都把目光盯向了这里,一处公寓期房,经过若干次改名易主、击鼓传花,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即使如此,这里依然比肩接踵,人人都生怕错过了财富快车。

菠菜造成的巨大的贫富差距,在首都马尼拉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一边是高楼大厦朱门酒肉臭,一边是用铁皮搭建而成的各种棚屋。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面对诱惑,能坚持原则的人不会太多,更多的人是迷失在了自身欲望之中,不可自拔。

“这就是一帮大骗子带着小骗子在这里骗”,曾经一位马尼拉老华侨这样对我说。大老板们纸醉金迷,害怕的是中国警方历年来越拉越强的打击,而不远千里,奔赴异国淘金的“小镇青年”们最害怕的应该是回到过去,在那终日嘈杂的厂房里机械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