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商务巨头京东开始试行用数字人民币支付工资

中國開始試行用數字人民幣支付工資

中国电子商务巨头京东(JD.COM)开始用数字人民币向其部分员工支付工资。

尽管尚未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普及数字人民币,但京东正在参与试点测试,因此这部分工资对公司员工来说具有一定的流动性。此外,该公司还称,数字人民币还用于与交易对方进行结算。

创新式的付款方式在中国非常流行,例如中国一直在行动支付规模方面保持领先地位。

据统计,早在2018年中国主要城市的人口中就有92%每天使用支付宝或微信支付的行动支付作为自己的主要支付工具。目前有超过9亿中国人不定期地使用行动支付进行结算;去年交易量超过30万亿美元。

行动支付在技术上是创新的,但在金融上却不是创新的。实质上这是付款订单的转移。

一方面,传统的商业银行仍然是行动支付的支柱——没有银行帐户就不可能进行交易。

有时这会造成一种奇怪的现象:卫星通讯社记者曾给自己找了个支付宝钱包,甚至可以接受100元的转帐,而不必绑定到中国银行的帐户。但却无法使用此钱包独立进行任何付款,因为该帐户必须与银行卡捆绑。

另一方面,中国中央银行正在积极开发国家数字货币。这种产品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在金融上都是一种真正的创新。

国家数字货币与法定货币具有相同的主权。不需要网际网络连接即可使用——可以通过NFC进行付款。央行将直接负责发行和处理。由此可见,尽管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数字人民币虽然与现有的支付机制相似,但实际上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技术。

正如路透社指出的那样,数字人民币项目让人们对阿里巴巴和腾讯等私人支付公司的业务前景产生了怀疑。

不过,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初期民营企业的数字人民币和支付工具将并行存在。

他说:“与第三方支付平台相比,目前在小额支付领域数字人民币并不具有很明显的优势,毕竟支付宝和微信都非常便利。虽然数字人民币从支付机理上相差不多,但是消费者有一定的黏性,很难改变长时间形成的习惯。除非新的支付方式具有明显的创新优势,否则短期内数字人民币和第三方平台支付大概率会形成共存的状态。”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将私营公司提供的行动支付服务视为发展金融服务消费和所谓的包容性金融体系的良机。漂亮的措辞掩盖了一个简单的本质——十年前中国很大一部分人甚至都没有银行帐户,也无法使用最简单的银行服务,现金周转率在经济中所占的份额非常大。

这带来了某些风险,包括监管方面的风险。现金交易几乎是不可能追踪的。

但是,金融科技的发展使大多数人转而使用金融服务,金融部门的数位化对整个经济产生了积极的累积影响。中国去年数字经济约占GDP增长的36%。

然而,由私营公司控制的金融科技也开始给中国政府带来一定的麻烦。

首先,两家最大公司开始为如此大量的交易提供服务,以至它们的财务状况已经直接影响到了整个国家金融体系的稳定性。考虑到阿里巴巴和腾讯不仅直接从事行动支付业务,而且还参与其他金融服务,包括贷款,资产管理等,因此它们开始积累系统性且难以控制的风险。

其次,支付宝或微信支付内的交易并不总能满足透明度方面的要求。

因此中国政府,对金融科技进行了监管,以使其符合金融控股结构的要求。同时,中国已开始积极推动国家数字货币的测试。

郭田勇专家认为,如果数字人民币进入广泛流通,将大大增加交易的透明度,并为监管机构提供更多的杠杆来管理经济。

他说:“数字人民币作为法定货币,其功能与货币是一样的。不过通过数字人民币进行交易,央行包括监管机构能够掌握各种交易的实际资金流入流失情况,便于及时发现风险隐患。从这一角度来看,理论上数字人民币对保持金融稳定和货币流通秩序的稳定是有帮助的。”

目前在开发国家数字货币方面,中国走在了其他国家的前面。

在北京、上海、苏州、深圳已经通过了试点测试,并有望将测试扩展到中国的数十个城市。数字人民币的应用领域正在不断扩大——无论是在线下零售商店还是在线服务中,例如,滴滴搭出租车平台或京东电子商务平台。

民营公司通过支付工资为推广数字人民币做贡献这一事实是普及国家数字货币的又一重要步骤。

此前苏州公务员已获得数字人民币的差旅费补贴。

郭田勇专家相信,如果中国能够给国家数字货币的运作引入全面、完善的机制,那将是世界所有金融领域的重大技术突破。

他说:“全球数字人民币应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试点,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认为是一种创新,对此很多国家可能还在持观望的态度。如果数字人民币进展良好,可能会使得更多国家效仿中国的方法,包括有国家愿意接受中国的数字人民币,我想这都是有可能的。”

国家货币的数位化似乎已成为全球趋势。

许多国家处于落实这一倡议的不同阶段,当然不会忘记中国在这方面的经验。

例如,俄罗斯银行本月公布了数字卢布的概念。根据这一概念,监管机构是国家数字货币平台的发行者和营运者,而金融机构向客户开放电子钱包时,像数字人民币一样,数字卢布将建立在双层零售模型上,并在平台上对其进行交易。

中国是第一个建议使用这种模型的国家。

一方面,它可以给监管机构提供更多的控制杠杆,另一方面,也可以将商业银行排除在链条之外。正如俄罗斯银行的数字卢布概念所指出的那样,从创新发展和确保金融市场稳定的角度来看,双层零售模式是最可取的。

此外,数字国家货币的创建似乎使金融仲介机构不必要了。如果商业银行都能感受到威胁,那么私营金融公司就更不用说了。

但是,正如中国经验所表明的那样,可以与技术和电信公司紧密合作。

这种合作是互惠互利的——监管机构获得了现成的技术解决方案,并且公司有机会影响系统的进一步发展,从商业利益的角度来看,可使系统更加友善和有利可图。

《南华早报》报导称,蚂蚁集团自2017年以来一直与央行合作开展数字人民币项目,并在蚂蚁集团mPaaS营运平台上创建了数字人民币电子钱包应用程式。

另据报导,华为自2019年以来一直与中国央行合作,并参与开发国家数字货币的技术标准。此外该公司还发布了智慧型手机Mate 40,其中已经在硬件级安装了用于数字人民币的电子钱包。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