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澜沧江水电大开发的真正得利者?

云南省境内,澜沧江上的景洪大坝(图片来源:网络)

中国国内多位学者所撰写的一篇名为《基于不同利益相关者的水电能源基地建设经济损益研究——以澜沧江干流为例》的论文,因为论文首次将不同利益相关者分为四个组,以数据说明水电工程不同利益相关者的成本效益分析,引发热议。对此,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18日向本台解说:比三峡工程更加疯狂的澜沧江水电大开发工程,当中真正的利益之分。

《基于不同利益相关者的水电能源基地建设经济损益研究——以澜沧江干流为例》的论文中将不同利益相关者分为四个组别一、开发企业;二、流域政府;三、移民农户;四、全球利益相关者;做了有关论述与比较。数据所得的结论是:移民农户是澜沧江水电工程的最大受害者,效益与成本比是1.0比1.48;而国有电力企业和地方政府是最大的得利者,国有电力企业的效益与成本比是3.93比1.0,其次得利的流域政府的效益与成本比是3.10比1.0。王维洛博士表示,这篇论文的价值在于当中指出了农村的移民是在整个澜沧江水电开发过程中,他们是直接的失利者,这是在中国的水电开发过程中没有一篇文章这么直接地写出来的。

【录音】:而它这篇文章他是给你给出了一个具体的数字,他算出来的。就是说你投了1.5,最后拿回1块钱,而国电企业呢它是投1块钱挣4块钱。政府呢是投1块钱挣3块钱,只有农民他是投1.5挣了1块钱,是赔了5毛钱,所以他们是一个失利者。那么他的赔是什么呢,主要是来自于给他的单纯的补偿补助。为什么呢?因为他一户农户按四个人算,他赔偿就是他搬迁了这个房子啊,最后只有六十个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就是平均每一个农村的搬迁人呢,他能够获得的这个住房的这个大小呢是15个平方米。而中国的现在的农村平均人口,农村的住房标准是48.9平方米,所以呢这个农民呢实际上是在整个过程中他是一个失利者。

该论文计算出澜沧江水电大开发工程得利最大的是开发企业,王维洛博士解说,论文所指的开发企业其实就是国有的电力公司,在中国的国电开发企业投资澜沧江干流19级梯级水电站的投资是一本万利的事情,投资1块钱能挣3.93块钱的话,那么这些国电企业也是像资本家一样会疯狂的,他会不顾中国人和中国人子孙后代的利益,他会拼命的开发这个中国的水电资源,实际上是在破坏。

【录音】:其实在那个垄断着这个澜沧江的这个水电开发的呢,是华能水电,华能水电谁以前是华能水电的老总呢,就是李鹏的那个大儿子,李小鹏,他是华能水电的老总。中国的那个水力开发呢,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叫作是“跑马圈水”,就是说中国的几大国有电力公司呢,他们就划分自己的势力范围,划分自己的势力范围,那么华能呢分得比较多,华能就分到了澜沧江上的比如说雅鲁藏布江的一部分,但华能不能去开发黄河上游的,黄河上游不归他开发的,所以他们每一个这个国有的电力公司呢,他都有自己的范围,势力范围,他把这个中国的水电呢都已经分掉了,这是这么一个情况。

该论文还计算出澜沧江水电大开发工程得利其次是流域政府,王维洛博士表示,论文当中国有电力企业的效益与成本比是3.93比1.0,流域政府就是地方政府,效益与成本比是3.10比1.0。国有电力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利益相同,这就有了水电大开发中的官商勾结。

【录音】:所以呢,在中国水电呢这个开发里头,特别是在中国西部水电开发里头呢,你可以看到这么一个情况,就是说官商结合,官商结合,国有电力企业和地方政府勾结在一起,而且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很高,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很高,他们就来参与到这个项目里头,来迫使当地的居民呢能够很快的迁移,使得工程能很快的得到发展,这里还不讲他们这些得到的什么GDP的经济的发展哪什么东西,对他们的官员的这个提升的好处,而仅仅是对地方政府的经济利益来说,他是投1块钱挣3块钱这么一个。

王维洛博士认为,该论文还有许多需要改进之处,比如第四组所谓的全球利益相关者的部分,没有将澜沧江下游湄公河流域人民纳入工程利益相关者加以考虑。

【录音】:那么他文章的弱点也是在最后的什么全球利益这个相关者,他把它算作是就是一个得利的人。而他正好他把澜沧江下游的湄公河流域的这些人呢,他们的损失没有计算在里头。那个湄公河的这个用水的这个矛盾呢,一直是被世界上列为是就是说,用水矛盾比较,就是最大的一个河流之一,那最大的河流之一就是矛盾比较大,那么以前的时候,就是有这么泰国的、越南的啊这些民众反对,就说中国把水卡住了,他们这里很旱,或者说那个,下游的这些渔民,打鱼的收入少了,那么就,使得他们生活水平下降了,而中国呢它只是,只考虑了他自己上游的这个利益。那么而现在的这些报导说,是由于上游的水电的建设,大量的泥沙、大量的营养物质被拦截在上游的水库里头,所以下游的这个鱼的产量就大量减少。有的消息说是减少了三分之一,有的说是减少了三分之二,总之就是说下面的这些湄公河流域的人民呢,他们是一个受害者,他们的受害呢是没有被计算在这个里头的。

王维洛博士还指出,中国共产党总是说它代表了中国所有人的利益,那么,就不存在不同利益的组群了,而这篇论文恰恰说明了:这个农村移民是澜沧江水电大开发工程这个里面的最大的受害者,就是说中国共产党它并不代表了中国人民的这个利益,必须要到具体的事情来具体分析,党的领导往往是和基层的群众是不同利益的组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