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债券市场重大转变 国企成最大的违约源头

现在,投资者不那么确定了。

伴随对中国财政部控制的不良资产管理公司中国华融的担忧情绪升温,该公司美元债创纪录重挫,引起人们对市场影响蔓延的担忧。

尽管华融表示能获得流动性而且正按时付款,但债券价格暗示,投资者正为重组可能性做准备–这将是中国自1990年代后期金融危机以来最为重大的一次,而华融及另几家不良资产管理公司正是诞生于那场金融危机。

无论是否真会重组,华融债券下跌彰显了这个全球第二大信贷市场的历史性转变。随着中共政府减少对信用状况较弱借款人的支持,以降低道德风险,国有企业取代私营企业成为中国最大的违约源头。

惠誉评级数据显示,2020年国有企业795亿元人民币(121亿美元)境内债券违约,规模创最高纪录,占境内债券违约规模比例从前一年的8.5%升至57%。2021年第一季度,这个比例进一步窜升至72%。

摆在投资者面前的一大问题是,中共政府在化解隐性担保过程中愿意忍受多少痛苦。迄今为止违约的国企没有一家被视为具有像华融一样高的系统重要性。

中共当局试图在加强市场纪律与避免信心突然丧失而引发潜在危机之间取得平衡。但是,围绕华融的动荡彰显了投资者情绪恶化之快,即便经济形势正在增强。部分华融债券每1美元面值价格已经跌到80美分以下。

惠誉评级分析师Shuncheng Zhang称,随着国企成为主要压力源,中国信贷市场正进入一个新时代。他补充道,无论华融结果如何,决策者都可能允许国有部门更多违约。

在中国考虑要支持哪些公司之际,风险很高。惠誉汇编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末,国有企业境内债券未偿余额相当于3万亿美元,占整体余额的91%。国际投资者持有此类债券的占比虽然较低,但随着中共加大力度开放金融市场,这个比例也在不断上升。

尽管华融债券暴跌的速度让一些投资者受到震撼,但该公司很长时间以来都是潜在风险来源。在今年早些时候因受贿被执行死刑的原董事长赖小民领导下,华融业务扩大到证券交易和信托等领域,大大背离了这家公司帮助银行处置不良债务的成立初衷。

周二华融债券跌势加速,并蔓延到包括房企在内其它一些中国发债主体,因《财新》一篇报道讨论了包括华融破产在内的可能性。惠誉、穆迪和标普仍将该公司视为投资级,不过三家公司均表示将评估评级下调可能性。

中国华融债券周三延续下跌,每1美元面值价格一度下跌5美分。根据彭博汇编数据,一支2022年到期债券的收益率达到35%。

标普分析师Charles Chang称,一定程度的风险蔓延对中国债券市场是健康的,表明投资者在应对不断变化的风险水平。他表示,与几年前相比,最近国企违约在同行债券中引发的反应更为强烈。

“新思路是只要不造成系统性风险,就不一定需要纾困,”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分析师Ivan Chung表示。“预计未来会出现更多国企违约,但可能集中出现在财力较弱的地区,以及历史遗留债务及劳动力负担较重的部门。”

目前尚不清楚中共领导人是否讨论过华融债券持有人的命运。

据彭博周二报道,中共财政部据悉正考虑将其持有的股权划转给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旗下的中央汇金。知情人士透露,此次股权划转计划的其中一个考虑是中央汇金在处置债务风险上更有经验,财政部计划在未来数月完成上述交易,不过上述方案尚待国务院审批,存在变数。

“如果能实现这笔交易,可能会提高向华融提供财务支持的灵活性,”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Dan Wang表示。“但这也表明华融债务风险可能远超市场先前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