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经济“双循环”策略遇到大麻烦

美中贸易战引发外资大逃离,中共病毒祸害全球,更成为外资加速撤离中国的催化剂。日前,有专家称,各国制造业商撤离出现的涟漪效应,已冲击到习近平“双循环”构想。

创办《中国老板新闻》(China Boss News)并担任总编辑的国际财经律师布兰道(Shannon Brandao)近日撰文说,来自台湾、韩国和日本等投资大国的制造商,正大批离开中国,尽管当局很少公开承认,但他们仍在努力保留这些外国直接投资。

台达电子3月份告诉《金融时报》,他们计划减少90%的中国劳动力,即使没有中美冲突,中国也不再是一个制造的好地方。主要原因是工资上涨和员工离职率高。

《亚洲时报》2020年底报导说,在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间,由于封锁和短缺造成生产中断,人们对日本的供应链过度依赖中国产生了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

去年5月,日本宣布将斥资2,200亿日圆(22亿美元),协助位于中国的日企回国,并提供235亿日圆,协助日企将工厂转移至其它国家,例如东南亚各国。

第一波是针对日本需要的医疗设备产品,第二波是Uniqlo(优衣库)、Nissan(日产汽车)、Toyota(丰田汽车)、Canon(佳能数位)。

专家指,外资大逃离,令中共输掉了“世界工厂”。

布兰道在文章中说,2020年有1,700多家日本投资公司和制造商撤资,使得负责中共官员感到担忧。广东、江苏和浙江的官员纷纷争取亚洲邻国的业务。

为了留住日本公司,当局已经出台了强有力的激励措施,例如减税,授权当地官员购买日本汽车以及提供财政收入以帮助一家公司建立新的电动和混合动力汽车工厂。

韩国三星公司于2019年关闭其在广东省惠州的智能手机工厂以来,至少60%的本地企业(包括规模较小的辅助工厂,商店和饭店)也被迫关闭。

东莞长安镇上的一家本地工厂依靠三星的大笔订单,在停工之后面临严重损失,导致成千上万的工人和管理阶层被迫休假或减少了工作时间,从而打击了当地经济。

去年5月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 Larry Kudlow)也表示,政府愿意补贴美国企业将生产线移出中国的成本,愿意承担企业回国的转移成本,包括工厂、设备、知识财产、装修等等,政府将100%予以补助。

布兰道说,中共当局忙着拖缓制造商离开的步伐。尽管中共官媒否认或压低外国公司要离开的报导,但中共官员的行动却打脸了官媒这些说词。

而制造业撤离出现的涟漪效应,已经冲击到习近平力推的“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所谓经济“双循环”构想。

专家指出,贸易战让中共输掉了“世界工厂”。

中国曾号称“世界工厂”,外贸行业数量、从业人数都非常庞大。中共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1月至5月期间,对中国投资排名前十名的国家和地区分别是香港、新加坡、台湾、韩国、日本、美国、英国、澳门、荷兰和德国。

这些的外国直接投资总额占中国外资的95.2%。中国外贸行业涉及的方面非常广泛。

台湾中山大学中国与亚太区域研究所教授郭育仁接受《大纪元》专访时分析,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始,就有很多外资从中国撤出搬到越南和其它东南亚国家。

他说,以传统产业来看,撤资、转单效应,在美中贸易战时早已不断发酵。直至中共肺炎,才涌现撤离潮。

专家分析,大多数传统产业企业转往印尼,至于越南会逐渐往中高阶产品,例如半导体、科学仪器、机械等方面发展,向中国挑战。

郭育仁教授直言,多国联合撤资潮将出现。若各国企业在中国的供应链、产业链,包含中高端制造、设计都移出中国后,中国就变成空壳了。

专家估计,外资加速撤离,不仅冲击到习近平“双循环”构想,恐怕还会引发一系列的社会危机,包括房地产业、银行业,还有社会治安危机,最终可能演变成中共的执政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