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堵塞 全球产业链大乱 哪国幸运哪国最惨

大排长荣导致全球产业链大乱,德国恐因迟迟无法取得汽车零件,法国、西班牙与义大利则因为天然气价格飞涨,成为灾情较为严峻的国家。(图/路透社)

针对长荣海运货柜轮“长赐轮”号自23日开始,因沙尘暴与强风之故而受困苏伊士运河中;《美联社》24日分析,“大排长荣”的代价就是每日近100亿美元的货物,壅塞在193公里的运河之中。专家分析,随著苏伊士运河航运持续停摆,德国、西班牙、义大利与法国等欧洲国家,恐是“灾情最惨重的国家”;而美国受影响程度可能相较之下最轻。

肩负全球希望的怪手,依旧努力抢救受困的“长赐轮”,试图恢复连接地中海与红海的人工水路交通,进而让堵塞的欧亚运输解套。报导指出,苏伊士运河约193公里,全球贸易运输却有10%自此经过(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导为12%),以避免行驶非洲南端而让旅途更为冗长。

据《劳合船舶日报》(Lloyd’s List)估计,每日约有96亿美元的商品行经苏伊士运河;其中,约有51亿美元的商品西行,45亿美元的商品东行。约4分之1的运输是透过货柜轮进行,平均每天有逾50艘船只横渡运河,运载著12亿吨的货物。

乔治城大学经济系教授加纳帕蒂(Sharat Ganapati)表示,从亚洲运输货物至欧洲时,别无像铁路或货车等替代选项,导致欧洲企业需要的零件与原物料迟迟未能送来,例如:欧洲服饰业需要印度的棉花、塑胶化工需要中东石油,以及大陆的汽车零件。

俄勒冈大学(University of Oregon)经济系教授其指出,全球运输网路的关键结点大塞车,影响范围将遍及全球。不过,由于亚洲来的货物主要走西海岸,美国当属这波“大排长荣”中损失最小的受害者。

相较之下,欧洲进口货物恐延迟交付,卸货清空的货柜轮也无法前往亚洲,这些都会加剧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消费品需增加而造成的货柜轮短缺问题。“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问题,整个系统都受到影响,要厘清问题就得花一些时间”。

就产业链而言,大流行期导致采购需求激增,这些都对供应链造成严峻的压力,而这股压力随著“长荣之乱”爆发更为复杂。由于疫情限制船员入境,加上港口塞满船只,导致货柜轮停泊于加州海岸附近而无法停靠与卸货,这些又让半导体与稀土更为短缺,造成汽车与其他消费商品无法生产。目前脆弱的供应链已经有中断的危机。

从消费者观点来看,如果运输中断继续下去,美国消费者会开始有感,而自亚洲送往美国的成品会开始遍布太平洋。然而,运河关闭将导致在欧洲组装,并运往美国的商品延迟交付。

穆迪分析首席经济学家詹迪(Mark Zandi)认为,除非大排长荣持续数周甚至数月,否则堵塞不太会对美国或全球经济产生太大影响;但油价势必会上扬。另一方面,如果因塞车导致汽车制造商迟迟无法取得汽车零件,德国经济可能遭受重击;西班牙、义大利与法国,因为过度依赖运河运送的石油,运河停摆恐让天然气价格飞扬。

就石油运输而言,《劳合船舶日报》统计,每天约有190万桶石油透过苏伊世运河运输,占全球海运运油的7%。因此,运河船运停摆势必影响中东到欧洲的石油与天然气运输。标普全球普氏分析(S&P Global Platts Analytics)指出,每日约有100万桶原油、140桶汽油,以及其他精炼产品,透过苏伊士运河由中东与亚洲北部流入欧洲。

因此,愈快让长赐号事件落幕,对全球石油市场的影响就相当有限。特别是疫情大流行,能源需求依旧疲软;但如果持续一个月,选择行向非洲可能就是选项之一。当然,随之而长的成本,恐让物价也跟着上涨。

至于精炼石油产品,由于运往欧洲的相关商品也会穿越苏伊士运河,运河停摆让精炼石油产品延迟交付。此时,欧洲炼油厂可能暂时增加产量以因应市场疲软。不过,随著季节已进入春季,液化天然气的需求会减少,这代表与巴拿马运河延宕相比,价格波动恐怕较小。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