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的芯片工程,路在何方

  • 财经

南方人与北方人之间最大的误会@太准了!

目前南北方最大的误会:北方人以为南方不冷,南方人以为北方人不怕冷。 1、北方:外面好冷我们进屋暖和暖和吧 南方:屋里好冷我们去外面晒晒太阳吧 2、北方干冷属于物理攻击,多穿衣服就可轻松防御 南方湿冷属于魔法攻击,完全要靠自身的抗性 3、北方人取暖靠暖气 南方人…

弘芯项目瘫痪凸显中共政府主导的科技产业扶植政策下投资狂热带来的风险。弘芯之后,可能还有更多地方政府因监审机制缺失要为类似骗局买单。在美国限供和断供高端芯片之后,中国大陆全国一窝蜂投入芯片产业,成为“大炼钢铁”在习近平新时代的翻版。

地方政府被骗几十亿

据财新网5日报道,目前仍有弘芯员工不满赔偿方案打算申请劳动仲裁。报道说,黄历新年过后,公司招牌已被全部拆除,近期有政府相关工作人员“密集进入厂区考察”。

集微网此前引述一名员工的话说,公司停摆后一直在寻找接手的下家,“去年12月高层曾表示3个月后公司会进行调整,本以为迎来了转机,没想到我们的坚守换来的却是出局。”

近年来,由于美国对中共科技公司重重设限,对芯片等“卡脖子”领域对中国大陆公司施加出口限令,迫使中共当局重提自力更生,助推了中国大陆半导体业的投资热潮。从中央到地方,半导体芯片成为投资热点。

半导体产业入门门槛高,成熟企业的投入成本往往在50亿美元到100亿美元之间。武汉弘芯半导体曾号称是一个千亿人民币的项目。武汉市发改委2019年1月在官方网站转载的《湖北日报》的报道说:“弘芯半导体投资1300亿元建设芯片研发制造基地,采用全球最先进的制程工艺生产10纳米芯片,二期将研发功耗更低、性能更高的7纳米芯片生产工艺,跻身全球集成电路产业第一方阵。”

这个雄心壮志遭到许多业界人士质疑。代表中国大陆集成电路研发最先进水平的中芯国际目前能够量产的工艺也只有14纳米制程。

从2017年开始,中国民间就出现了针对半导体政府基金的圈钱行骗集团。他们注册空壳公司,吹嘘资金和技术背景,将投资风险转嫁给地方政府、金融机构和工程承包方。

武汉东西湖区政府就在这样的骗局中支持设立了弘芯半导体。弘芯最初的几个全无半导体从业背景的攒局人将武汉政府、前台积电技术领军人蒋尚义,以及众多合作公司悉数骗进“千亿骗局”。

弘芯的操盘者之一曹山(真名为鲍恩保)2017年成立了一家名为“北京光量蓝图”的公司,同年与武汉东西湖区政府共同成立弘芯。武汉市发改委的文件显示,到2019年3月份,弘芯从政府拿到了8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

按规划,弘芯一期工厂原计划在2019年年底开始运转,但设备采购迟迟没有到位。

全新光刻机被抵押

据中国大陆科技创投媒体“36氪”报道,曹山通过一家上海公司充当掮客,从台湾等地为弘芯网罗一百多名资深技术人员。

2019年6月,台积电前二把手蒋尚义加入武汉弘芯。蒋尚义的加入不仅为弘芯的“实力”背书,使其招纳更多技术贤才;同时,通过蒋尚义以前在台积电与荷兰光刻机寡头阿斯麦(ASML)的关系,弘芯在2019年12月高调购得阿斯麦的一台光刻机。

然而这台千万美元级别的光刻机入厂不久,竟被抵押套现。2020年1月20日,弘芯将这台“全新尚未使用”的光刻机抵押给武汉农村商业银行,以此贷款5亿8180万元人民币。

2020年6月,蒋尚义从弘芯辞职,随即离开武汉。在香港《南华早报》的一篇采访中,蒋尚义说,他在弘芯的经历是“一场噩梦”。

“36氪”的报道说,武汉市发改委此前发布的文件显示,弘芯截至2019年12月31日获得的投资额总计达到153亿元。

2020年7月,武汉市官方承认弘芯资金断裂的事实;10月,中共国家发改委称,要按照“谁支持、谁负责”的原则,对造成重大损失或引发重大风险的芯片烂尾项目予以通报问责。

骗局可能不止弘芯一家

业界人士担忧,类似弘芯的骗局还有更多。工商资料显示,空壳公司“光量蓝图”的发起人曹山还从2018年开始先后成立了珠海“逸芯”、“云芯”、湖北“天芯”与济南“泉芯”,2019年成立海佑集成电路(山东)有限公司与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济南)有限公司。

其中,“泉芯”作为山东省重点引进工程,号称投资额590亿元。据报道,济南的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已经为这一项目投入5.1亿元。

中共媒体去年10月统计,在一年多时间里,中国大陆有6个百亿级以上的半导体规划项目停摆。除了武汉弘芯外,还有南京德科码、成都格芯、陕西坤同、江苏淮安德淮半导体和贵州华芯通。

另外,总投资为10亿元的河北昂扬微电子也在去年陷入停滞。公司总经理徐国中被举报涉嫌骗取政府补助资金和国有土地。

不过,中共官方对芯片产业的支持力度仍然不减。3月1日,中国大陆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大陆将在“十四五”期间对集成电路企业自获利年度开始减免企业所得税。他还表示,要在基础方面进一步加强提升。

肖亚庆说:“芯片涉及到基础问题比较多,有材料、工艺、设备,涉及比较长的产业链。只有把基础打扎实了,芯片产业才能不断创新和发展。”

分析:政府“好骗”源于机制不透明

36氪的报道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武汉东西湖区政府之所以急于兴建芯片制造项目,部分原因是为了与隔江相望的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竞争。紫光集团2016年在那里建立了“长江存储”芯片项目,并取得成功,实现了64层3D NAND闪存芯片量产。武汉东西湖区因此做出了相应的产业规划,却不料成了投机者设套行骗的受害者。

悉尼大学中国大陆问题专家、社会学副教授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认为,中国大陆科技产业这种一窝蜂项目上马、又纷纷烂尾停摆的现象,背后原因是政府投资和招标机制的不透明。

巴博斯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大陆这种封闭的体系,使得政府几乎不可能为其科技投入获得合适的投资回报。也使得私人投资者无法确信是否会得到应得的回报。没有法治,浪费是不可避免的。”

他说:“任何时候只要政府行为是在秘密进行,腐败就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你把这与西方国家或像台湾或日本这样的民主国家相比,在西方和亚洲的民主国家,如果政府想补贴产业,都会有一个公开招标的过程。会有代表性广泛的委员会监督支出投入。独立审计员将定期进行审计。而这些都不是在中国大陆会发生的。”

“如果地方政府在公开透明的过程中进行竞争,并对结果进行独立审计,那么从原则上来说,地方政府进行竞争是一件好事。问题不在于地方政府的竞争。问题是整个系统缺乏开放性。”他说

中国大陆半导体部分项目水平提升总体落后

据中国大陆半导体行业测算,2020年中国大陆集成电路销售收入达到8848亿元,平均增长率达到20%,是同期全球产业增速的3倍。

在技术创新方面,中芯国际14纳米制程的芯片代工技术代表了中国大陆本土集成电路的最先进水平;长江存储在2020年4月宣布研发成功128层QLC3D NAND闪存芯片;长鑫存储的动态随机存储芯片也受到热捧。

中国大陆媒体还说,寒武纪、华大九天、上海微电子、江丰电子等企业在芯片设计、设计工具、设备和材料等各个领域也取得进展。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商务和经济高级顾问兼理事会主席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尽管中国大陆在半导体产业中的某些类别取得进展,但总体仍落后世界领先水平。

甘斯德对美国之音说:“尽管中国大陆已经向这一行业投入了数千亿美元,但与世界领先企业相比,中国大陆仍然处于较低的地位。尽管它仍在继续以双倍、甚至是三倍的努力加码,我认为中国大陆仍将在一段时间内落后于世界上的领先者。”

中国大陆企业仍在蜂拥挤入芯片产业。工商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2月,中国大陆共有芯片相关企业6.65万家,2020年全年新注册企业2.28万家,同比增长195%。仅以广东就有2.29万家芯片企业。今年的数据增长更为迅猛,前两个月注册量已达到4350家,同比增长378%。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

史上阵仗最大的台剧,价值4600万的奇幻故事

最近这段时间,台湾影视大爆发。 从《大债时代》、《孤味》《她们创业的那些事儿》,到《同学麦娜丝》、《无声》……都从不同角度、不同年代切入,展现了台湾人的生活。 而最近,又有一部新出台剧引发了热烈讨论——《天桥上的魔术师》。 这部剧改编自作家吴明益的同名小说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