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楼市将开征房产税 上海和重庆早已试点

中国房地产是现阶段金融风险方面最大的“灰犀牛”,北京当局已经把房地产作为2021年八个重点工作任务之一,中国社科院人士认为应该开征房产税。不过,从上海和重庆试点来看效果不佳。

日前举行的《中国住房发展报告(2020-2021)》发布会上,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助理、研究员倪鹏飞认为,应当以开征房产税带动长效机制的建设,尤其是在一些热点城市和“炒房”屡禁不止的城市,率先加快试点房产税。

他表示,中长期来看,中国要争取在“十四五”期间能够开征房产税。有些人担心征收房产税会带来市场的波动,这个问题可以通过有效的制度设计和系统方案来避免,比如先征交易税,再用20年的时间就可以达到全覆盖。

事实上,上海和重庆早已试点开征房产税。2011年1月底,国务院常务会议同意在部分城市进行对个人住房征收房产税改革试点,具体征收办法由试点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从实际出发制定。1月28日,上海和重庆两地发布对个人住房征收房产税试点方案,并开始施行。从实施效果来看,其实两地的试点对房价影响并不大。其次,试点对地方政府财政收入贡献也不大。

另外,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何德旭在发布会上表示,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整顿租赁市场秩序。中国住房租赁市场发展不规范,在近期体现为一些行业乱象,如“蛋壳”爆雷事件,严重损害了租客、房东的利益。“未来要重视保障性租赁住房建设,加快完善长租房政策,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从供给端发力,来解决问题。在土地方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土地供应要向租赁住房建设倾斜,意味着国有和民营企业都应该发挥作用。”

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日前结束,对于房地产市场,会议认为,“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要高度重视保障性租赁住房建设,加快完善长租房政策,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

上述内容是最近几年来,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房地产着墨最多的一次。

主要原因是,大城市房价问题已经非常突出。目前中国大陆商品房均价接近1万元(人民币,下同),而北京、上海和深圳房价均已突破6万元,广州、杭州、厦门则突破3万元,部分省会城市房价超过2万元,均创下历史新高。

与中小城市相比,大城市往往都是人口流入、资源聚集、产业发达所在地。房价涨跌更关乎北京当局最看重的“维稳”,一旦大城市房价陷入大涨大跌的局面,影响的将不只是一个城市。这表明房地产不再只是拉动经济和维系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工具,也不再只是单纯的经济问题,而是基础民生问题。

在外部压力越来越大的情况,北京当局只能提出解决“内循环”的策略,但是房地产已经绑架了中国经济。4月24日,中国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家庭负债结构单一,负债来源以银行贷款为主,房贷是家庭负债的主要构成,占家庭总负债的75.9%。民众收入因武汉肺炎疫情减少,债务更成为家庭难关。

独立智库天钧政经在《习近平的“双循环”还没影川普的已经达成》中分析指出,所谓的国内循环主要靠提振内需,刺激中国民众消费,从而拉动经济增长。可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受到武汉肺炎疫情的影响,消费数据不乐观。因为大量家庭债务都是房贷,长期来看百姓们的消费能力被透支,消费增长被竭泽而渔。

11月30日,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发表文章《完善现代金融监管体系》。

郭树清在文章中强调,坚决抑制房地产泡沫。房地产与金融业深度关联。目前,中国房地产相关贷款占银行业贷款的39%,还有大量债券、股本、信托等资金进入房地产行业。可以说,房地产是现阶段中国金融风险方面最大的“灰犀牛”。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